http://www.lugutea.com

大学生乡村创业者的“小欢喜”和“真烦恼”

  有一年,陕西省周至县的水果滞销,农户不得不把果树砍掉,抱着孩子的农村妇女无奈痛哭。95后的重庆姑娘田义看到这一幕又难受又无奈。因为在之前的创业中结识了一些国际水果采购商,她决定将杨凌示范区的蔬菜和水果出口到东南亚和中东,为此她从西北农林大学休学创业两年。

  田义的家境比较贫困,2015年她考入大学后,家里就不再给生活费,她为生计开始创业。西北农林大学坐落在中国驰名中外的“农科城”杨凌农业高新技术产业示范区,最初,她作为代办主要帮助外省的采购者对接农户,机缘巧合认识了一些国际采购商。

  周建说:“我们创始团队都是来自互联网领域,但是都是出身农村,所以对农业生产的变化感知明显,当时发现土地种植开始快速规模化,家庭农场、种植大户大量出现,小农经营逐渐萎缩。农业生产方式的变化一定会带来农业种植整个产业链的重造,这是一个空前的机会和时间窗口期。所以我们团队全力投入到以服务规模化农业经营者为主要经营方向的创业中来。”

  许鑫瀚出生于杭州主城区的一个中产家庭,2012年毕业于浙江财经大学东方学院会计学专业,曾就职于会计师事务所,现任杭州三叶青农业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三叶青又名金线吊葫芦,全草均可入药,民间主要用于治疗小儿咳嗽高热、炎症、结节等,近年来现代医学研究发现其有一定的抗癌功效。

  这件事对许鑫瀚的触动很大,他觉得种植三叶青应该是一个有前景的创业方向。他邀请了浙江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浙江理工大学生命科学学院的专家担任技术顾问,并将自己的种植园申请成为上述两所高等院校的教学与研究基地。同时,他还用所学的金融学知识,给自己的三叶青种植方案制定了可行性融资计划。在父母的帮助下,2009年,他成功向亲朋“融资”100万元,在杭州余杭承包了50亩地。

  创业并不顺风顺水,农业的投入超乎许鑫瀚的设想,天灾也不期而至。他清楚地记得2012年山洪暴发那天是9月7日,农田里的排水沟渠全部被冲毁,三叶青田被泥石流淹毁近10亩,其中5亩多完全绝收,按市场价核算损失近百万元。2013年夏天,当地又将近60天没有降雨,三叶青田受灾面积近百亩,绝收近15亩,按市场价核算损失300多万元,直接影响后面两年的种苗繁育和生产计划。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田义请教了很多投行的朋友,又到多个东南亚国家的商会、银行、保险公司等金融机构洽谈,最终找到了独一无二的金融解决办法。“通过银行、保险公司等金融担保机构,让合作社先拿到人工、包装等费用,国外验货无误后再支付尾款,使得各个环节得到保障。如果出现问题,就由担保机构与合作社交涉,把风险降到最低”。

  刚去外地谈业务时,梁翰琦看上去就像个孩子,叫别人“叔、姨”,自己被称呼为“小梁”,客户都看不上自己。他也曾通过印传单、印围裙宣传,花了不少钱,效果却不好,大城市的广告战在这里并不适用。只有口碑是最好的广告词,一年后,不少客户成了自发的推广者。

  缺钱是所有创业者面临的问题,但融资难在乡村格外突出。农分期在融资时也历经波折。农业生产的利润薄,农户的户均贷款额度低,可承受的贷款利率也相对低,没有金融机构愿意做这样的业务。为此,农分期业务在2016年4月几乎停滞。最后他们与云南信托银行达成协议,这是第一家愿意给农户提供资金的持牌金融机构。幸运的是,2018年年初,农分期完成数亿元C轮融资。

  此外,人才招聘是创业公司的大难题,乡村创业尤其如此。由于行业偏见,无论是刚毕业的大学生,还是有成熟工作经验的群体都不愿意进入农业领域,业内优秀高级管理人员匮乏。周建说:“从事农业领域创业后才发现,这个领域多么缺少有经验、能坚持的年轻人,所以我们只能大量招聘应届毕业生,进行培养,目前我们的骨干员工都是早期一手培养的应届毕业生。”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